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 舰空导弹 >

【不务正业的“舰空导弹”】舰空导弹反舰史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舰空导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导弹作为一款在二战时期开始投入使用的新型武器,在战后开始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彻底颠覆了传统的战争模式。导弹根据其具体用途衍生了诸如,防空、反舰、对地、空空等多种分类。

  一般认为,各类导弹根据其用途划分都有着比较严格的使用界限,比如防空导弹很难被直接拿来当对地导弹用,除非是类似标准-2舰空导弹改标准-4攻陆导弹或者红旗-2防空导弹改M-7地对地导弹这些经过改进后所衍生的新型号。然而实际上在一些情况下,跨领域的一弹多用并不缺乏运用的例子,其中比较典型是舰空导弹领域,一些舰空导弹在设计之初或者实际使用过程中并非只是单纯的执行防空的任务,诸如反舰任务这些舰空导弹都或多或少的有所涉猎,看起来似乎给人一种“不务正业”的感觉。

  而这些早期的舰空导弹受限于当时的火箭发动机技术与制导水平,为了保证足够的射程与命中精度,加大弹体体积与使用大装药的战斗部无疑成了最简单的选择,这些选择也直接表现在早期舰空导弹那动辄数吨的巨大体积重量与上百千克的战斗部装药上,更不用提这些型号中相当一部分的改进型都配备着核装药战斗部。也正是因为如此,早期的这些舰空导弹或多或少的都有考虑到了反舰的需求。比如美国海军在1968年就专门为了验证防空导弹的反舰能力所进行的一次反舰测试,测试的主角就是前面所提到的RIM-8“黄铜骑士”远程防空导弹,在此次测试中“黄铜骑士”精准的击中了由退役护航驱逐舰所改装靶舰的舰舯位置并使其进水。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科学技术的进步,现代的火箭发动机与制导水平相比二战后的那段时间自然了极大的发展。也正是得益于此,舰空导弹发展到现在,相比前辈们在体积重量和战斗部装药上都有了比较大的优化。不过即使是如此,当下的一些舰空导弹也没有把老一辈那“不务正业的优良传统”给落下,根据很多公开资料我们都能了解到,各国都没少拿自家现役的各种舰空导弹客串过反舰靶试,射程从远到近,体积从大到小,制导方式多种多样可谓五花八门,有些型号甚至还参与过实战。

  其中比较著名的战例是在1988年,当时正值两伊战争所带来的“袭船战”打的如火如荼,美国海军在其中为了报复伊朗海军所布设的水雷导致罗伯茨号护卫舰因触雷受损严重与反击伊朗导弹艇对其船只发射反舰导弹的攻击行为的“螳螂行动”中,对伊朗海军“约珊”号导弹艇前后共紧急发射了数枚标准-1型舰空导弹,取得了全部命中的战果,虽然因为导弹的破片战斗部对舰船目标杀伤力有限等原因,这条导弹艇最后还是在“鱼叉”反舰导弹和舰炮的补刀之下才沉没,但是却很好的证明了舰空导弹反舰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在2008年8月份因为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主权问题纠纷而爆发的俄格战争中,也有资料显示俄罗斯海军黑海舰队所属的一条军舰使用SA-N-4型舰空导弹对格鲁吉亚海军所属的舰艇目标发动过攻击。

  另外还一个与舰空导弹“反舰”有关的例子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之所以给反舰打上引号是因为整个事件是完全属于友军误伤的情况。于1992年在爱琴海举行的一场以美国海军为首的多国海上联合军演,演习过程中CV-60 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上本用于模拟执行反舰任务(没错,就是反舰)的RIM-7型“海麻雀”由于水兵的误操作结果线枚“海麻雀”给发射出去,最终周围海域担任护航任务的土耳其海军所属DM357“支持者”号驱逐舰承受了这次无妄之灾,2枚导弹正中目标,1枚正中舰桥导致其受损严重,另一枚则扎入船体内部却因为引信问题没有引爆,最后被成功拆除。

  也可能是受这些经典的战例所启发,2016年初,美国海军太平洋靶场在一次演示性测试中,由DDG-53 约翰·保罗·琼斯号导弹驱逐舰发射标准-6型舰空导弹成功的在超水平线的距离上击中了一条由退役佩里级护卫舰改装的靶舰,并对其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毁伤。与以往那些舰空导弹不同的地方在于,由于标准-6采用了主动雷达引导头,且依托着CEC(协同交战能力)与NIFC-CA(海军综合防空火控系统)这些配套体系,拥有着对超水平线目标进行打击能力,这相比之前那些使用半主动雷达制导模式的舰空导弹受地球曲率限制只能攻击通视距离(一般为40KM内)的水面舰艇目标的模式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而我国海军在舰空导弹的反舰运用上也有过自己的尝试,其中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所属051C型沈阳号导弹驱逐舰在2015年的一次实弹演习中,使用其配备的SA-N-6型远程舰空导弹成功的击中了模拟敌方舰船的靶舰,用官八股的原话讲:“一次,沈阳舰进行舰空导弹系统验收试验。舒令带领班长骨干集智攻关,研究论证,制订方案预案13项。2015年,舒令在某实弹演习任务中,实现了首次用该型导弹打击水面目标的突破”。

  当然,受限于SA-N-6型舰空导弹所使用的半主动雷达TVM制导体制,我们不难猜测出这次舰空导弹反舰测试依旧是在通视距离内完成的,相比标准-6那种超水平线反舰的模式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不过即使如此,想象一下一坨重达1.5吨,最高极速4马赫以上的“铁疙瘩”直接对准靶舰糊脸,画面也应当很美吧。

  另外非常有趣的是,除了以上提到的标准-6、S-300FM这些舰空导弹中的“大块头”,一些看似“小巧玲珑”的近程舰空导弹在客串反舰任务上也毫不示弱。其中比较有名的例子是新加坡海军胜利级导弹护卫艇气势号(P-92),她在2016年3月22日演习期间使用全长2米出头,弹重仅98KG的巴拉克-1型近程舰空导弹命中了一条小型靶船,成功验证了这款近程舰空导弹反舰的可能性。从测试视频的情况看,效果还不错的样子,虽然打的是小船,但好歹也是船嘛。

  通过以上诸多的例子其实可以得出结论,舰空导弹自诞生之日起到如今,都是一直有客串反舰任务的需求,有些甚至是研发之初的硬性指标。除开某些丧心病狂的核装药战斗部的例子外,虽然其大多使用的破片战斗部相比一般反舰导弹使用的半穿甲/高爆战斗部而言对大型舰船的实际杀伤效果有限。但是考虑到现代军舰的设计早已抛弃了早期那种重视装甲防护的模式,加上现代军舰对各类暴露在船体外的雷达传感器与通信设备的依赖。

  结合这几点看的话,如果舰空导弹客串的“反舰导弹”能对这些外露敏感设备造成一定的毁伤,这对降低这些现代军舰的整体战斗力还是有着很可观的效果,这恐怕也是这些舰空导弹依旧传承着老一辈那“不务正业的优良传统”的主要原因。

本文链接:http://soba-torii.com/jiankongdaodan/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