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 建军 >

阳爷爷讲故事红军师长叶镛和“红色黄埔团”

归档日期:08-19       文本归类:建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中国工农红军的建军史上,有一支几乎全部是员和共青团员组成的红军师,而这个师几乎全是“黄埔军校”学生,这个师的师长居然就是资阳乐至人,名叫叶镛。

  1899年,叶镛出生在乐至县一个不算富裕的家庭,高小毕业考入河南洛阳陆军第三师学兵营,1924年转入川滇黔联军在湖南常德开办的陆军军官学校,不久编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原黄埔军校)。1926年秋,叶镛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被派往四川特别委员会工作。不久,特别委员会撤消,叶镛回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见习,担任了分校第一大队区队长。

  1927年 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武汉处于反革命包围之中。5月,蒋介石指使四川军阀杨森和驻宜昌的湖北反动军阀夏斗寅出兵进攻武汉。武汉政府决定讨伐夏斗寅。武汉分校学员编为中央独立师,由侯连瀛任师长,恽代英任党代表,配合叶挺部队誓师西征,一举将杨森、夏斗寅的部队击溃,保卫了武汉。西征途中,叶镛任独立师连长,在实战中受到了锻炼。西征胜利结束后,中央独立师改编为军官教导团。叶镛任第一营第一连连长。叶镛还是教导团党部负责人。团党部执监委员唐维、甘理真、陆更夫都是中共党员。叶镛经常和中共党员接触,因而对逐步有了认识。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宣布,他命令张发奎的部队开回广东,企图夺取广东和广西这块地盘。7月30日,叶镛所在的军官教导团奉令离开武汉,乘船开抵广州市郊,进行整顿。1927年10月下旬,中共广东省委根据中央指示,积极准备举行武装起义。叶镛所在的教导团的中共地下组织在省委领导下,抓紧发动和组织工作,扩大了“工农兵革命同志会”,吸收了一百多个新党员,同时还抓紧进行政治、军事训练。担任第一连连长的叶镛,天天带领队伍苦练,在部队建立了较高的威信。

  12月4日,叶镛在黄花岗参加了由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召集的有教导团两百多名积极分子参加的会议,明确了广州起义的意义和教导团所担负的战斗任务,会后,他回到所属部队,秘密地进行起义的准备工作。起义前夕,张太雷等又分头召开了有教导团、警卫团革命官兵代表和广州工人赤卫队指挥员参加的军事会议,部署武装起义的战斗计划。12月10日,叶挺受党的委派,从香港赶来广州,担任起义总指挥部总指挥,并立即召开参谋团会议。叶镛参加了这次会议,接受了战斗任务。

  11日凌晨二时许,张太雷、叶挺等来到教导团,宣布将教导团改为红军军官教导团,叶镛担任教导团一营营长。

  三时许,叶镛首先下令行动小组将张发奎派来监视教导团行动的原代团长朱勉芳处死,将原第一、三营营长等反动军官逮捕关押,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由此爆发。叶镛带领第一营冲向敌人在市中心的反动堡垒公安局,经过半小时激战,将公安局和保安大队攻克,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并砸开牢门,放出被囚禁的员和革命群众八百多人。其他起义部队也相继攻下观音山等据点。11日上午,广州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

  然而,苏维埃政府仅仅成立一天即遭到敌人猖狂反扑。为了保存实力,起义部队于13日晚上撤退到花县。

  16日,教导团、警卫团、特务营和工人赤卫队保存下来的队伍共1400余人,在花县进行改编。花县县立第一高等小学的一间教室里举行的党的会议决定将起义部队统一改编为一支由中国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研究认为,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部队为红一师;海陆丰一带的另一支南昌起义部队为红二师;琼崖游击队改编的部队为红三师。因此,广州起义部队确定为红四师,由叶镛任师长,袁裕为师参谋长,王侃予任政治部主任,唐维任师党委书记。接着,由唐维等介绍,叶镛光荣地加入了中国。

  由南昌起义军余部改编的红二师,在中共东江特委和彭湃、董朗等领导下,在东江的一些地区建立了苏维埃红色政权。红四师改编后,决定向东江进军。

  1928年1月,红四师到达海丰县城,与红二师胜利会师。饿着肚子到达海丰的红四师官兵饱餐了一顿后,每人还得到一块银元,因而士气高昂,这些绝大部分由武汉分校培养的学生,偏重政治,学生们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的特长,积极发展党团员,一周时间,部队党团员激增,最后搞成了清一色,第四师官兵不是党员,就是团员,从而有“红色黄埔团”的美称。

  红二、四师会合后,东江特委召开了军事会议,讨论了东江暴动计划,决定红二、四师分两路前进。1月16日,红四师配合当地农民赤卫队围歼盘踞博美的“白旗会”匪徒。接着又先后攻下陆丰南塘、甲子和惠来百岭的地主武装据点。1月下旬,红四师在彭湃、叶镛率领下经百岭,五福田到达普宁县境赤水村。然后兵分两路,攻打昌寮和果陇地主民团。2月3日,攻下了地主武装的最大据点果陇。6日,又攻下了和尚寮。随着战斗的胜利,普宁县苏维埃政权在红四师的帮助下建立起来。2月中下旬,红四师又先后攻下了葵潭等地。由于部队天天打仗,人员损失和弹药消耗很大,只得退入普宁大南山地区休整。

  这时,桂系军阀派兵“围剿”海陆丰苏区。红二师在董朗率领下,经过和敌人激战,于3月21日被迫退至惠来,和红四师会合,旋即攻下了惠来县城,成立了惠来县苏维埃政府。接着,红二、四师执行省委的有关指示,由彭湃、叶镛、董朗带领,分路向普宁、潮阳发展暴动。由于敌强我弱,部队向普宁、潮阳发展受阻,只得退回惠来盐岭。4月8日晚上,部队在盐岭遭敌军袭击。叶镛、董朗指挥部队迅速撤退,避免了更大的损失。后来又率部队辗转退到海陆丰,在西北部山区展开游击斗争。

  5月3日,部队执行省委的有关指示反攻海丰县城失利,叶镛率红四师退到海丰埔仔洞一带坚持活动。由于敌人残酷“围剿”,环境十分险恶,红军只好分散游击。6月17日,叶镛带领红四师余部在海丰白木洋遭到敌人夹击。他因发疟疾,不能随队突围,躲藏在草棚里,被敌人发觉被捕。敌人用尽一切威胁利诱的办法,企图迫使叶镛命令红军投降,叶镛严词拒绝,随即被敌人杀害,年仅29岁。

本文链接:http://soba-torii.com/jianjun/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