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 间接瞄准射击 >

自卫还击战中炮兵瞄准手李兰忠:两根木棍测出大炮射程

归档日期:11-28       文本归类:间接瞄准射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身份:1978年3月,服役于广西某部队炮兵团。1979年2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是一名炮兵瞄准手。

  在这种硝烟弥漫的情况下,瞄准镜已经成了摆设,应该怎么办?“看不清了就要想办法啊,那也不能乱发炮。”李兰忠和战友早就想到了这些,在发第一炮的时候,他们就从地下找了两根木棍做标尺,量出大炮和炮掩体之间的距离及高度,在无法瞄准的情况下,小小两根木棍就能帮他们搞定大致的方向和高度。

  上战场前,部队上已经为他们配发了橡胶的耳塞,以适当减轻冲击力,防止把耳膜震破。但在战场上戴了一会儿过后,李兰忠觉得耳鸣,又怕听不清楚命令,所以就把耳塞摘了。经历了两个小时不间断的炮火声后,“听别人说话,费劲了很多”。

  “我们还能有几个30年啊。”李兰忠这样感慨着。他说自己不爱唱歌,《血染的风采》是他能记住的为数不多的歌曲,“歌词里不是说了吗,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这首歌,写出了所有经历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心声”。

  1979年2月17日,在祖国南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开始奉命对越南侵略者进行自卫还击作战。此后十年,我方组织了对越防御作战。

  硝烟散尽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听到《血染的风采》时,已经有人觉得有些陌生了。虽然已经是三十年后,但那个时代注入的爱国激情不该被遗忘。

  今天,我们请来了当时的几位河北籍老兵,还有一些战争后方的人物,一起聆听他们讲述自己经历的战争。

  每年的2月17日,李兰忠和战友都会有雷打不动的聚会,纪念自己1979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的经历。

  李兰忠,这个石家庄市宋营镇东仰陵村的一个普通村民,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是一个炮兵瞄准手。

  李兰忠,河北省石家庄人。1978年3月,服役于广西某部队炮兵团。1979年2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是一名炮兵瞄准手。1981年退役后回老家务农。

  1978年3月19日,李兰忠和几个老乡一起,乘火车到达广西。从那天起,他开始了自己三年的军旅生涯。

  1979年2月10日,李兰忠在部队里剃了光头,“这一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

  连里号召大家交出身上的钱和粮票,但李兰忠没交。当时,部队给每个人每月6块钱的补贴,平时除了买日用品,李兰忠将剩下的钱都寄给家里。而这次他为自己买了烟和酒,“奢侈了一次”。

  2月16日下午4点左右,李兰忠和战友开始坐车向提前勘察好的阵地出发。晚上7点左右到达阵地,一切准备完成后,大家埋伏好准备进行战斗。

  2月17日凌晨4点,接到总攻命令后,作为炮兵的李兰忠和战友们开始集中火力进攻,他们的目标是831高地。天还没亮,再好的瞄准手也看不清射击的具体目标,幸好之前侦察兵实地测量,已经提前给出了射击的方位、方向、高度、距离等记录。

  按照侦察兵给出的这些数据,李兰忠他们打出了第一炮。几炮过后,“像搞庆典一样,半边天都红成一片了”。

  “看不清了就要想办法啊,那也不能乱发炮。”李兰忠和战友早就想到了这些,在发第一炮的时候,他们就从地下找了两根木棍做标尺,量出大炮和炮掩体之间的距离及高度,在无法瞄准的情况下,小小两根木棍就能帮他们搞定大致的方向和高度。

  这轮集中开火共持续了两个小时,李兰忠清楚记得,他在那门炮上发射了400多发炮弹。

  2月22日,部队接到向越南谅山、高平方向纵深开进的命令,李兰忠和战友们一起启程上路了。

  李兰忠说,炮兵行进有个常识,就是炮兵前进的沿途,步兵需要把道路障碍扫清,工兵再排完雷,炮兵才能往里面运输。

  但在行军途中,他们发现路上有些障碍并没有清扫干净。刚走了十来公里,在路过一个山洞时,突然有人打冷枪,还好没伤到人。不过这也让他意识到:“毕竟是越南境内,对方利用熟悉地形做了更好的隐蔽。”躲在暗处的残留越军成为他们行军途中最大的一块心病。为此,李兰忠和战友们在途中只要发现有山洞或者可疑的地方,就往里头打上两发炮弹。

  李兰忠和他的战友集中开火进攻,也就只是2月17日战争开始到2月22日接到纵深开进命令的这几天。待进入到越南的谅山、高平等地后,他们的任务反而相对轻松了些。

  进入高平之后,因为营地不够,部队就找了一个屋子准备驻扎。这个屋子是当地人留下的空房子。这时一个炊事班的战友,无意间在屋内发现了一袋白面。对于炊事班出身的他看到这些自然很高兴。但是,就在他拿起白面袋子时,手榴弹也一起响了——这是一个圈套,袋子上绑着手榴弹的拉环,只要一动,就会爆炸!那个战友因为一时大意,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对越自卫反击战带给李兰忠的,除了那些为国争光的荣誉感和留在异国的遗憾,还有身体上的记忆——听力受损。

  李兰忠的耳朵是在1979年2月17日总攻那两个小时就被震伤了。上战场前,部队上已经为他们配发了橡胶的耳塞,以适当减轻冲击力,防止把耳膜震破。但在战场上戴了一会儿过后,李兰忠觉得耳鸣,又怕听不清楚命令,所以就把耳塞摘了。经历了两个小时不间断的炮火声后,“听别人说话,费劲了很多”。

  马上到2009年的2月17日了,李兰忠在家中的日历上打了记号,“我们还能有几个30年啊。”李兰忠这样感慨着。他说自己不爱唱歌,《血染的风采》是他能记住的为数不多的歌曲,“歌词里不是说了吗,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这首歌,写出了所有经历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心声”。■文并摄/本报记者李媛

本文链接:http://soba-torii.com/jianjiemiaozhunsheji/965.html